拉动内需有哪些手段(搬掉教育、医疗、养老和高房价这“四座大山)

2020年白领年终奖均值为7826元(北京白领年终奖平均13258元领先全国),同比收缩18%。最近,智联招聘《2020年白领年终奖调研报告》显示,白领在过去一年中的年终奖大幅缩水。而统计局公布的居民年均收入是增加了2.3%,与GDP同步。究竟哪个才反映现实状况?

国家统计局数据,2013年到2019年的短短6年间,中国的初婚人数就从2380万下降到1390万,降幅达到了惊人的41%。与此同时,离婚率却直线上升。2019年全国婚姻登记机关共办理结婚登记947.1万对,离婚登记415.4万对。即,两对结婚的同时,就有一对离婚。

以及网传的我国生育率聚降,有些省份降了百分之二十几。有待证实。

但年轻人不愿结婚、不愿生子是不争的事实。至于原因,有说女性独立了不婚不生了,有说这是现代人情感不稳定。而经济原因肯定是导致不婚不生的重要原因。

因此,拉动内需就要搬掉教育、医疗、养老和高房价这“四座大山”,如此才能让年轻人轻装上阵,敢婚敢生。

拉动内需就要搬掉教育、医疗、养老和高房价这“四座大山”

问:内循环拉动内需会有哪些操作?国家怎么样增加居民消费?信贷加杠杆是最好的刺激消费的方式,可现在我们看到的都是信贷去杠杆啊?这是怎么回事?

答:内循环的战略就是要增加居民消费,让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这是一个长期主义的动能转换。

但增加居民消费谈何容易,尤其是在疫情之下,你越是让他消费,他越是不敢消费,就像现在鼓励年轻人生育一样,你越是让他生,他越是不敢生。背后的原因都是一样的,就是生活压力和担忧,担心未来会有什么自己对付不了的危机出现,所以不敢消费、不敢生育。

所以,想要鼓励消费就像要鼓励年轻人生孩子一样,需要拿出真金白银的鼓励措施出来,而不是停留在表面上。

我觉得内循环作为一个战略,未来在刺激消费方面应该有这样的举措:

第一,就是搬掉教育医疗养老和高房价这四座大山。只有这些负担都去掉了,人们才敢去消费,年轻人自然就敢去生孩子了。比如现在居民的资产有70%都压在房价子上,有60%的家庭有房贷压力,你不去掉高房价这个高山就不可能让人们放心去消费。同样,小孩子一生出来就面临各种各样的养育费用,包括报这个班那个班,以及各种择校费等等,这些不去掉,人们一样不敢去生、不敢去消费。

所以要实打实的搬掉这以上4四座大山,就要下狠心把这背后的既得利益拿掉,真正做到藏富于民,居民的消费自然就会上去。

第二,很多消费要留在国内,不要动不动就去日本买一个马桶盖,这要做两方面的工作。

一方面,你的供给侧要跟得上,真的很多的产品质量标准与欧美看齐,自然人们就不会去日本买马桶盖了,因为本身这个马桶盖我们就能生产的。所以也有人说内循环会催生一大批国产的世界品牌,我们可以走着瞧。

另一方面,需求侧的管理也要跟上,你不要人们去海外买买买去,巴黎买包包,你在国内就要降低关税,就要让海外的高档产品在国内容易买得到,服务能跟得上。这样每年高额的海外产品消费就可以留在国内。

第三,要让年轻人敢消费,年轻人是消费的主力军,就要让他们敢于花未来钱。但是敢于花未来钱又不能沦为所谓的“新穷人”:就是表面风光,但实际收入月月透支的族群。怎么办呢?首先当然就是要减轻年轻人的负担,包括房租负担,包括个税的减免。另外就是要让年轻人能够有比较通畅的贷款渠道。

现在信贷去杠杆实际上是针对互联网巨头的。这个举措当然是对的,应该增加对他们的监管,以防止类似前一段P2P的乱象。但是如果没有互联网金融,年轻人到哪里去贷款?只能到银行的信用卡部去贷款,对不对?这又导致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金融垄断的问题。所以我们不能用金融监管去做妨碍破除垄断的事情。既要防止互联网巨头无序扩张,又要打破国有银行的固有垄断,让人们能够按自己的能力贷到款,敢花未来钱。

刺激消费还有一招,就是像西方某些国家一样直接发钱。但我们好像发的是消费券。专家们的判断是你越发钱人们越会存起来,不会去消费,还不如去发消费券以得直接。

我不知道大家同意不同意专家的这个看法。

总之,要真正让内循环转起来,让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就必须从长期去破除固有的既得利益,让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得到实惠,这样人们才能够放下包袱去大胆消费。

站长微信:yqq8233(长安复制)公众号:vzyun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