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工资怎么算(日做十小时每单赚9毛)

“签不签劳动合同主要看加盟商。”

“老板说可以把社保折合成工资发,我愿意多拿些工资。”

“羡慕别人有五险一金。”

“一个快递员能做两三年就已经算老员工了。”

……

快递员工资怎么算(日做十小时每单赚9毛)

随着网购成为生活日常,快递行业也迎来鼎盛时期。据中国邮政部门统计数据测算,目前快递行业从业人员已超过300万人,其中收派员(俗称快递小哥)超过130万人。每年有高达几十万的人不断涌进这个行业,期望能在此实现“月入过万”。

快递小哥真有那么好当吗?

日前,奥一新闻采访了多位快递小哥与业内人士,发现在近些年快递行业突飞猛进高速发展的背后,隐藏着众多快递小哥不为人知的心酸:“这一行比想象中更辛苦。”月收入过万只是极个别现象;多数快递员无底薪、无保险,甚至无合同;收到投诉后的惩罚非常严苛,有快递员干了一个月,非但没盈利还会倒欠罚款。

月入过万只是少数

从业十余年的陈亮告诉记者,快递员收入高低与所在的区域有很大关系,“以顺丰快递为例,在北上广好的区域,快递小哥月收入可达一万四以上,平均每个月需要收派4000-5000单左右;中等区域大概七八千,月收派2000单以上;差的区域收入会更低一些。”

在江苏工作的百世快递小哥林明称:“我们这里收入普遍四五千,能达到五千出头的都是送的区域很大那种。”

在广州大学城片区的中通快递员郑杰平均月收入五千多,虽然不高,但他表示已经很满意了:“大学快递点不需要配送,工作量比其他片区轻松些。”

记者了解到,快递员工资一般都与收派单数量挂钩,一般派送一个单收入0.8元-1.0元左右,多劳多得。好送的区域和发件客户多的区域“一般都是老员工或老板自己占着”。月入过万的快递员只是少数。

中国邮政快递报社3月发布的《2020年全国快递员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仅占1.3%。

快递员工资怎么算(日做十小时每单赚9毛)

图:一加盟网单快递员工资单,受访者提供。

据极兔快递加盟商江兴提供的2021年4月份工资单显示,其位于辽宁一网点共10位快递小哥,收入从四千多元至七千多元不等。“挣钱多的都是腿脚勤快的,”他表示,“快递员收入和工作时间成正比。”

那么快递员每天要工作多久?据中国邮政快递报发布的《快递员生存报告(2019)》显示,有超过两成从业人员工作12小时以上,每天工作8-10小时的占46.85%。

百世快递小哥林明称:“算下来每天工作最少十小时,有时候送到晚上八九点钟。当天的件当天要送掉,没办法嘛。”

“我每天工作最少10小时,甚至12小时以上。”韵达快递小哥吴楠表示:“不过也不是连续工作,早晚忙,中间闲。”

签不签合同看加盟商

“这行乱是真的乱,辛苦也是真辛苦。” 据业内人士王先生介绍,国内快递公司运营模式主要有两种:加盟与直营。目前顺丰与京东主要采取直营形式,其他快递公司以加盟制为主。

加盟制是如何运作与管理的?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加盟制的快递网点基本不提供“五险一金”等待遇。据王先生介绍:“一般快递公司控制转运中心,在各城市划区域设置网点。网点由加盟商运营,人手不够时就招收快递员。”因此快递员与加盟商的劳务关系存在一定的“灰色地带”:“签不签劳动合同主要看加盟商。”

“现在快递员不好找,为了稳定队伍,我一般都会和快递员签合同,给他们上保险。”极兔加盟商江兴表示。

“也有一些快递员为了多赚钱,主动要求不买社保。”坐标江苏的百世加盟商廖新华告诉记者,手下的快递员签合同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快递员直接与快递公司签,另一种是与加盟商签。这两种合同有何区别?“求稳定的话,就快递公司签合同,想拼想赚钱的就跟加盟商签合同。”廖新华解释称,与快递公司签合同,就只能送本公司的快递,遇上加盟商网点关闭,那么“快递公司会给你安排别的网点”,而与加盟商签,“可以同时接不同快递公司的活,但是遇到网点关闭,就失业了。”

据廖新华介绍,“百世提供给快递员底薪为2800元一个月”,加盟商则没有底薪和社保。“不管是和哪方签合同,收入都是按单量计算,”廖新华告诉记者,自己所在江苏小镇的快递员更倾向于与加盟商签合同,“为了增加收入,我们这的快递员都是几家快递公司同时接单。”

根据《社会保险法》的规定,不管用人单位和职工是否签订了书面的劳动合同,只要双方建立了劳动关系,用人单位即要在自用工之日起30日内为劳动者申请办理社会保险登记手续,并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用。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刘玉霞律师告诉记者:“快递公司招快递员,如果签了劳动合同,就要依法为快递员缴纳社保;如果双方签订的是劳务等灵活用工合同,公司则可以不为快递员缴纳保险。”在签署劳动合同的情形下,“自愿放弃购买社保”的行为不具有法律效力,用人单位不能以劳动者自愿放弃为由不上社保。

没有买保险就意味着没有安全保障,风里来雨里去的快递小哥们一旦出现风险,只能自己承担。不仅如此,“目前很多快递公司都没有底薪。”江兴告诉记者,“极兔刚起网的时候货量不足,光靠派件费快递员养不活自己,才有底薪。”而现在货量充足,“一天每人派件四五百单,收入够用了,底薪就取消了。”

没有底薪这种情况合不合理?深圳大学法学院教授翟玉娟表示,没有底薪的情况下,企业需要保证劳动者在8小时内完成的工作所获薪资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对此,有快递小哥向记者吐槽,如果当月没有收到罚单的情况下,或许可以实现上述标准,但是“总的来说很难”,每天工作10小时依然达不到最低工资标准的情况也是“经常会有的。”

有新手快递员称“工资不够交罚款

“除了身体累,还有心累,稍有疏忽就要被扣钱。”中通快递员郑杰告诉记者,自己刚入行的时候,因为业务不够熟练经常被罚款,同时还要扣工资,“一个月被罚个两三千块是正常现象,有时候工资都不够交罚款”。郑杰表示:“贵的、易碎的东西我现在已经不收了,建议客户走顺丰。”

“快递丢失或损坏,不管有没有保价险,都是由快递员承担赔款,而且还需要扣工资。”业内人士陈亮告诉记者,“这已经算是行业潜规则了吧。”同时,他还提到对于快递丢失损坏以及投诉,有些公司会设置相关指标进行考核:“一般设置20分的业务分”,遇到上述情况将会扣分,一年内20分扣完,那么快递员就会面临区域调整,要么是调离原区域去派单量更少的地方,要么是负责的片区会被拆分。“相当于变相处罚。”

“这种‘行业潜规则’肯定不合理,快递物品的丢失有多种情况,有的情况并不是快递员的错误导致,不分具体情况,让快递员承担所有责任是不合理的。”翟玉娟教授向记者表示。

对此,多位快递加盟商向记者表示,物品丢失后“快递员赔偿与否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极兔加盟商江兴称,丢件是否要快递员赔偿取决于快递在哪个环节丢失。“快递员吃亏的地方主要在于,快递从转运中心或分拣中心出来,到快递员手上只要是坏的,他就要赔偿。”但是当记者询问合同中有无明文规定时,他表示“签的就是普通劳动合同,快递丢失或破损在什么情况要赔偿一般是入职时口头告知。”

百世加盟商廖新华告诉记者,区域内所有丢件需要快递员自己赔偿,“这是写在合同里的。

菜鸟驿站老板蔡先生表示,快递件丢失或损坏会纳入驿站考核中,赔偿后还需要罚款,至于罚多少钱:“这个要看是什么样的老板了。”

除了以上的“货物赔偿”之外,让快递小哥们心累的还有各种“服务质量考核”。完不成签收率,扣钱!规定时间没送到,扣钱!客户的任何一个投诉都有可能让他们收到罚单。

“投诉成立一次就罚款几百。”中通快递员郑杰告诉记者,“如果快递丢失或损坏了,我更希望客户直接来找我而不是投诉。”因为如果客户直接找,只需要赔款就行。“如果被投诉,不但要赔款还要接受公司的罚款。”

快递员工资怎么算(日做十小时每单赚9毛)

快递小哥吐槽“奇葩罚款规则”,来自网友评论截图

对此,翟玉娟表示,“在劳动关系中,风险和受益都应该由企业承担,只有在劳动者存在显著过错时,通过适当的处罚让快递员承担部分的责任,广东省的地方性法规规定没有法律法规规定的,不能对劳动者进行经济性处罚。”

“价格战”导致快递员承压

派送高压力背后还有低派送费。从2019年开始,通达系便发起了“价格战”,挤压基层网点收入致快递员派送费一降再降,除去快递柜或驿站寄放成本,快递员每单收入低于1元。

据江苏一位“通达系”加盟商透露,有快递公司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就“明确下调派件价格”。2020年,在极兔的搅局下,其他快递公司,特别是感受到直接威胁的“四通一达”被迫应战,由此带来不同程度的亏损,并且由最底层的快递员承受着亏损的压力。

在江苏工作的百世快递小哥林明称:“派单费以前一件是一块一,现在降到了一块钱。”

“以前我派单费是一块钱,现在九毛。”辽宁的极兔快递员汪雨告诉记者“现在每天派单量明显多了,但钱却少了。”

有业内人士指出,长时间打价格战,导致企业本身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加盟商的利润也大不如从前,于是就只能下调快递员的收入,由最底层的快递员承受着亏损的压力。快递员压力增加自然就会降低服务质量,导致快递“卡”在最后一公里。

此外,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和不公平的工作待遇,导致快递员的流动率不断增大。“现在一个快递员能做两三年就已经算老员工了。”业内人士陈亮告诉记者。

据统计,2020 年,我国快递量已突破833.6亿件,超过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总和,占全球包裹总量的比重已经超过50%。快递服务已经成长为重要的公共服务行业,不仅是居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促进居民就业、拉动消费、实现经济双循环不可或缺的环节。

与此同时,中国快递服务末端投递环节固有矛盾日益表面化、尖锐化,开始影响到快递行业的健康发展。虽然2018年的《快递法》强调了快递员的权益,但是在保障领域仍有较大的空白,行业缺乏完整的关怀机制和关联的职业关怀。因此有专家建议,快递公司可以主动“让利”,提高快递员工资,以改善快递网点服务质量,使快递业发展更加稳定。

(注:文中采访人员均为化名)

监制:谢艳霞

策划:谢江涛 高春明

统筹:管玉慧

执行:管玉慧 林思思 张洁莹

测试团队:奥一新闻记者 管玉慧 林思思 见习记者 张洁莹

实习生 林少娟 冯潇慧 刘婕 魏佳琳

站长微信:yqq8233(长安复制)公众号:vzyun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