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再次陪跑(陪跑15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村上春树)

因为大众的参与度高,诺贝尔文学奖的归属也成为了最受关注的诺奖奖项之一。在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2021年诺贝尔文学奖于北京时间10月7日19时许揭晓:坦桑尼亚小说家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Abdulrazak Gurnah,以下称“古尔纳”)获奖。

诺贝尔文学奖花落坦桑尼亚作家,村上春树再次陪跑

早些时候,各个赔率网站给出了202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赔率榜单,在一则综合赔率榜上,名列前茅的依然是一些耳熟能详的面孔,其中包括被戏称为诺奖“陪跑王”的村上春树。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有什么特点?村上春树为何再次延续“悲情”?10月7日,潇湘晨报记者采访了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青年批评家晏杰雄,他从作品的现实性、议题性和文本质量等方面进行了专业的分析。

聚焦殖民主义和难民命运的七非裔作家获奖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0月7日13时(北京时间19时许),202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坦桑尼亚作家古尔纳。授奖词为:“鉴于他对殖民主义的影响以及文化与大陆之间的鸿沟中难民的命运的毫不妥协和富有同情心的洞察。”

他是谁?

古尔纳1948年出生,坦桑尼亚小说家,以英语写作,现居英国。他最著名的小说是《天堂》,它同时入围了布克奖和惠特布莱德奖,《遗弃》和《海边》入围了布克奖和洛杉矶时报图书奖的候选名单。

从1980年到1982年,古尔纳在尼日利亚卡诺的巴耶罗大学任教,之后去了肯特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博士学位。他现在是英语系的教授和研究生研究主任,主要学术兴趣是后殖民写作和与殖民主义相关,特别是与非洲、加勒比和印度有关的论述。

晏杰雄认为,古纳属“小众实力派”,兼具专业写作的小众、文学的深邃思考力与现实主义传统的宽阔关怀。他的获奖说明今年诺奖评选标准出现了新的倾向:首先,作品的现实性加强;其次,作为知名度不算高的“小众作家”,“古尔纳的作品能经受专业评委会的认定,从不多的但品质扎实的长篇创作看,应该也能够经过时间的检验”;此外,诺奖评委也把目光投向了“第三世界寓言的书写者和代言人”。

声音:享受到现幸福的作家不一定能留在文学史上

日本共同社10月1日报道,在英国博彩公司赔率榜上有村上春树、肯尼亚出身作家恩古吉·瓦·提安哥、加拿大女诗人安妮·卡森、俄罗斯女作家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等人,他们在往年也都是热门候选。据悉,这个公司曾猜中2004年的耶利内克、2005年品特以及2006年帕慕克。

作为知名度高,并且长年出现在热门候选人名单中的村上春树,陪跑多年成为他与诺奖之间一个过不去的梗,今年村上春树延续了这个“传统”。

晏杰雄认为,村上春树呼声很大的原因在于:一方面,他是发行千万级的作家,影响力不容小觑。“他的小说是流行文学和时尚文学,是日本ACGN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青年亚文化和中年怀旧病的催化剂。”另一方面,他的作品确实存在获奖的潜质,有唯美诗意的文学性的同时,也能区别于完全通俗类或消遣类作品,“他的小说带有心灵鸡汤性质,体现小资情趣,具备一种迷人的忧伤,这与人类集体无意识中幽暗的一面契合。”

但为什么拿不到奖?晏杰雄称,诺贝尔文学奖看重的不仅是作品的流行度,作家的名气,更重要的是作品的内质。他表示,村上春树的作品和那些经典作家相比,品质上尚有差距。“这对很多风头正健的作家是很残酷的,他们也许可以享受到现世的幸福,但不一定能够留在文学史上。像古尔纳这种写作数量不多但品质精深的作家,或像艾丽丝(艾丽丝·门罗,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这种终其一生默默写短篇小说的作家,反倒能够在不经意中获取永恒。”

站长微信:yqq8233(长安复制)公众号:vzyun222